说说家乡人(2)

说说家乡人(2)

张大嘴

2005年5月30日晚

首先抄一段网上的文字,从无锡新闻网的无锡旧影中找来的:

[周氏家族曾经轰轰烈烈的产业,则更让人感慨 “守业”难于创业。周舜卿(廷弼,1852~ 1923),出生于东绛(应为土旁,以下一般不再重复)一个贫寒家庭,16岁即走上一条当年许多无锡少年的谋生之路:到上海做学徒。这小子能从千万个无锡学徒中脱颖而出,并在《无锡市志》里留下名字,得于他的敏锐。他很早便认识到精通外语的优势,硬是省下每天的午餐费,每天坚持步行10余公里去 夜校学习英语,3年下来成就了一口流利的 English。奇遇发生了:一次,这个小店员突然在地上拾到一张1000元的支票,这是他认识的英商大明洋行大班帅初的,他又一次战胜自 我,拾金不昧。既有水平又有人品的小周因此被洋人帅初聘用,并建立了深厚友谊。帅老板回国后,把厂子全面交给他负责,病逝前又留下遗嘱,把厂子送给他。周舜卿传奇致富,又巧于经营,不到20年即跃升20世纪初少有的百万富翁。

1904年,他在家乡周新镇创办了无锡了第一家机器缫丝厂--裕昌丝厂。他更著名的业绩是1906年在上海首创私营信成商业储蓄银行,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家商业储蓄银行。周舜卿致富不忘乡梓,在东绛大兴公益事业,并将东绛更名为周新镇。以致现在东绛人士还常有恢复“周新”旧名,再兴当年盛况的想法。可惜的是周氏的产业传到他的儿子手里就衰败了 ,史料上称其负责经营的长子“不善经营,生活上挥霍无度”。 ]  

以上的故事,与我知道的版本有点不一样。我听说的,周舜卿起初在五金店打工,后来洋人送给他的,也是一家五金店。这似乎可能性更大一点。无锡人到上海讨生活的,最多就是打铁磨豆腐-最苦的活计。直到后来,上海出名的五金师傅还是以无锡人为主。周做五金生意挖掘到第一桶金,后来再到家乡修路造桥建厂,把东绛西绛合二为一,称为周新镇。周在清灭亡前,还捐了个道台的官,算是有了红顶子。后来在无锡市里办厂,在上海办银行,这大概就是周舜卿的顶峰时期了。后来,周的家业交给儿子,没多久就全部败光。

与周合作开办中国第一家私人银行的,是沈缦云,曾任上海总商会会长,也是无锡人。网上找找,关于他的资料一大堆。无锡官方的网站上的介绍,小抄一段:

[沈缦云,金融实业家,原名孙祥飞(应为张祥飞),祖籍无锡,1869年2月7日生于江苏吴县。12岁入赘无锡沈家,改姓沈,名懋昭,字缦云。童年就读于上海培雅书院,20岁考中举人,但放弃仕途,在沈家自办的铁工厂、碾米厂学习技术和经营管理,助理家业。1906年,与周舜卿等合资在上海创办信成银行,任协理。同年受聘为复旦公学校董。1907年当选为上海城厢内外总工程局议事会议董。1909年任上海商务总会议董,第二年冬加入同盟会。曾资助于右任等创办《民呼日报》和《民立报》,并积极为革命党人筹集活动经费。1911年4月,与李平书等创办全国商团联合会,任副会长,6月任反清团体中国国民总会会长。武昌起义后,参加光复上海活动,孙中山赠送亲笔所写“光复沪江之主功”的匾额,加以表彰。11月6日沪军都督府成立,任财政总长。1912年孙中山委其为驻沪理财特派员,后复委为劝业特派员,不久改任交通部顾问。4月孙中山发起组织中华实业银行,他任筹备主任,次年5月该行在上海成立,他任总经理。二次革命失败,他避居大连,仍以兴办实业为掩护,联络革命志士,秘密进行反袁活动。1915年7月23日,被袁遣人密谋投毒杀害。孙中山闻讯后,非常悲痛,题写“如见故人”4字,以志哀思。 ]

周舜卿这个名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当时很激动,因为从没有想到家乡还能出这样一个大人物。无锡虽说近当代出的人才不少,我们东绛镇由于人口少、建镇晚,一直没听说什么大人物。在偶然的机会得知有这么一个厉害人物,便多留了些心。其实,很多故事,老年纪人都知道,但年轻人不问,也没什么人来讲古经。

我见过周舜卿的照片,是上海无锡商会的合影,当时周是该商会的副会长。老照片,自然看着不是很真切,周的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就记不清到底这位前辈长什么模样了。这张照片,是在东绛镇一位藏书家沈克明老先生家里看到的。沈老先生于文革的时候是医生,收了不少四旧,有了几房间的收藏,在20世纪最后几年还协同出版了《无锡名人录》,厚厚几大本。前几年沈老先生去世,藏书据说还在家放着。

直到近几年,我才知道,周舜卿除了当年在家乡办厂建镇外,还影响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上的小学,就是当年裕昌綶丝厂的旧址,到了80年代末才被拆。地方并不大,靠着河边,临近主街。80年代初的时候,这街上还是青石板的路面,大约也是周当年修的。街上的石桥,不知道是不是同时期的工程,小时走了好几年,后来换成了水泥桥面,扩建了好几次。我的外公,年轻的时候,还曾在周的綶丝厂做工。或许正因为这段经历,使得我外公后来在无锡市里开办五金商店,克勤克俭,辛苦创业。若不是变了天,也会是无锡市一个小资本家。

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我写信给镇政府,呼吁把东绛镇改名为周新镇。当时有这个想法的人应该不少。因为,那段时间,无锡县是“天下第一县”,东绛镇虽说整体实力不及前洲等大镇,人均是全国前几名,但这“绛(土旁)”字,多人不识,电脑上也打不出来。我还曾经查过《辞海》,《辞源》,《康熙字典》,《中华大字典》,均未能找到这个字。在无锡市还有路名叫长绛(土旁)路的,东绛其实还包括西绛,到底这字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我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另一个原因呢,比如华庄据说是因唐伯虎点秋香的华太师府而得名,在文革中叫红旗大队,后来改回来了,东绛本来没有镇,建镇是因周舜卿始,发展亦受他助益良多,记念一下他也是应当的。这镇名修改,一直没个定局,就是把东西向的一条大街唤作了周新路,绵延数里的。现在呢,索性东绛镇和雪浪镇合并成了太湖镇,进了市区范围。还听说政府有想法要开发旅游资源,不知会不会下次回家的时候,见到光亮如新的周新古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