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华盛顿印象

October 21, 2005

乔治镇——总算找到些淮海中路的风情。浓烈的色彩,在碧蓝的天空下才能跳出来。

国会山——长廊里展示的是孩子们的绘画,大厅里陈列的是各州的英雄。在轩伟的空间办公,心胸也会宽广些吧。

国会图书馆——这里的金碧辉煌不见一丝俗气,正见得对书籍的珍视。精致和大气,兼而有之。

国家档案局——展品中更多的是美国人的生活,家庭,family tree。记下了门口雕像基座上的一句话: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freedom。

自然博物馆——只希望孩提时代能够在这里消磨数天,见识自然的奥妙。

希望钻石——全球第二大的钻石,出产于印度。全球第一也出于印度……

航空航天博物馆——人定胜天的现实主义注解。我们的眼光,看向了无数光年前的宇宙……

艺术博物馆——品质和创造力其实是一体。丧失了对品质的追求,也就丧失了创造力。Best price很多时候是worst product。

美国历史博物馆——现代社会的几乎一切用品。

华盛顿纪念碑——第一次看到是在C&C最后通关的画面,许多年过去了才亲眼看到。距离产生美,舍不得跑到内部去观看。

白宫——布什发言早结束了,只看到草坪上的灯光等器材。要参观白宫,要提前两个月预约呢。

白宫后门——抗议的老人在写什么呢?狗儿都无聊的睡觉。旁观的人们,只记得拍照,谁管他抗议了什么。布什的全身像只卖14块钱,在这边与之合影,就要6块钱——开店最重要的,就是地点,地点,地点!

大屠杀纪念馆——唯一没有拍照的地方。犹太人记下了罹难者的名字,留下了大屠杀的见证。相比较,南京大屠杀呢?

杰斐逊纪念堂——他被称为“光明”,和平之光,民主之光。

罗斯福纪念堂——Free of speech, free of worship, free from want, free from fear。

 

名字,名字。人生百年如蜉蝣,唯有名字存后世。尊重每一个人的名字,努力把每一个人的名字流传下去,这就是人权的起步。记忆所及,这是从古希腊就有的传统吧?家谱需要世代流传。别人不记得,至少自己的后代还能记得。想到这里,我很伤悲。

 

Advertisements

网诫

October 9, 2005
少上猫眼——免得被人用爱国和道德的名义谴责;
少上天涯——广告越来越多,口水越来越多……
少上新语丝——这样还能够保持对国内学术界的一丝幻想;
少上文学城——八卦虽好玩,可不能纵容自己的品味就此堕落;
少上起点——少年人的yy之作,不能当真来看;
少上Amazon——省钱省钱!
 
注:以上网诫仅对作者本人有效。

说说家乡人(4)

October 1, 2005
2005年10月1日
无锡人的姓氏中,稀奇古怪的不少。关于这点,我在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没什么深刻感受。上了高中,同学来自于三分之一的无锡县,就第一次看到一些姓氏;后来走的地方多了,就明白有些原以为平凡的姓氏,在全国来讲也是稀有呢。
比如惠山的惠,我一个好同学就是这个姓。好像无锡还出过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也姓惠。这位同学呢,在无锡,说道自己的姓,总是说“惠山的惠”,后来到了上海,就总是说“恩惠的惠”。
比如过,清末无锡出了位围棋国手,叫过惕生。比如匡,高中母校(无锡县中)出过一位科学院院士,就是姓匡的。学校当年也是由一位匡仲谋先生捐资成立。
这些虽说少见,还算相当正常。
但姓边的,姓强的,姓堵的,姓支的,姓是的,尤其后三者,就少见了吧?我毕业之后许多年,都没有见过其他人也随这几个姓的。
江南之地,本来姓氏就复杂些,不像北方,打早就是望族世家统治了,姓氏也趋向统一。据称,晋朝东迁时候,江南一带的望族,就有陈,林,顾,吴,许,张,等等(记不清楚了)。到现在,江南一带,姓这些姓的人,比例也还是多一些。

几个怪癖

October 1, 2005
好像我这人挺正常的,没有什么特别怪僻的地方……
不过,如果一切的一切都普普通通标标准准,那大概就天生是间谍的料-混在人群中就没人找得出来了。没有一些特别的地方,那简历上除了姓名年龄性别就啥都不用写了,其他一切都和常模一般无异。在这追求个性的年代,少了个怪癖,就少了些贴在自己身上的标记。
于是左右思想,无论如何要找出自己的几点怪癖出来。
第一,藏书癖。不管走到哪里,书店是必逛的地方,开心的时候、失意的时候,都会去买书消遣。看中了一本书,暂时没买到手,躺在床上也会时时刻刻牵记;书买回来,却还是在书架上堆积尘土的时刻为多。高中里每个月花十几块钱,大学里每个月花几十块钱,毕业后更多一点,现在化的钱更是多。对书也是越来越挑剔,挑作者挑出版社挑装帧挑纸张……以前是饥不择食的年代,现在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第二,搬书癖。这是从高中的住宿生活开始的。从那时起,都是长期在外,定期回家。每次回家都是大包小包的书,每次从家里出发也是大包小包的书。自己的缺点自己知,带的书多了,必定是看不完的,到时候还要满头大汗的运回家。然而彼时有彼时的心情,审视书柜的时候总有那么几本不很必要但让人心动的书要让人带走。书最沉,好多次都把我累得手指痉挛,但还是乐此不疲。也许想到某本书带在了身边,就有些安心。无论如何,与其某天心血来潮要翻某本书却发现忘在了家,还不如辛苦些路途上的时光。
第三,眼睛总往上看。用我老板的话,就是喜欢piss off其他人。这要在青少年时代,也许会被人夸是“年少出英雄”,少年人要有志气;现在还是这样,就只能说是怀才不遇、遇人不淑了-这还是自我安慰的话语。说的刻薄辛酸一点,是有些酸葡萄的心理,根源还在自己身上。以上的想法很中国,成王败寇,没有得到社会所夸耀的成功是自己的问题。所以抓住机会跳了出来,在这里我可以尽情的piss off所有的大人物,没有人会问我有没有这样的资格。
第四,好像现在的自控力越发差劲了,年年许愿年年落空。总有些一直想做的事情,比如写日记,比如戒烟,比如锻炼身体,比如增进英语,这些一直在我的to do list上面,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令人惊讶的是,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有热情和信心把这些activities列入我的to do list。天啊,这是屡败屡战还是屡战屡败呢?
…………
其他的,应该还有很多很多。就像当初写personal statement时候,下铺的兄弟给的一个建议:这些文字说的就只能是你自己,而非其他任何人。这些怪癖加总起来,也就是我自己;其他的,只不过说明我还活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