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5

纽约之浮光掠影

November 27, 2005
纽约之浮光掠影

 

2005-11-27

 

一  出发

 

“If you lov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a heaven;
if you hate him, bring him to New
York, for it’s a hell.”

 

我这一代的人,大约都可以记得《北京人在纽约》片头这句话。天堂也好,地狱也罢,我们都记下了纽约这个名字。纽约似乎离我们很近,却又很远。从新闻报道里,从电影电视里,我们不断的看到纽约,听到纽约,然而我来到了美国快有一年,我还是不知道纽约什么样。我知道纽约是繁华的象征,现代的标志,是与我所在的南方小城迥然不同的另一个景象;然而这繁华摩登,与我曾经居住过若干年的北京和上海,要超出了多少?我不知道。

 

2005年11月22日晚上11点50分,坐上汽车,前往纽约,探索究竟。

 

二  时代广场

 

 

我们住在Hotel Edison,离着时代广场,走路要有一分钟。

时代广场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四周围的广告牌。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大半都是音乐剧的大幅招贴,《Beauty
and Beast》,《Mama Mia》,《Sweet Charity》,《The
Phantom of the Opera》,《The Lion
King》,《The Woman in White》,《Chicago》…………实在太多太多。其他的一些电器、汽车、银行类的广告,远没有这样轰天的气势,没有这样争奇斗艳的美感。白天,黑人同志在马路边兜售5块钱的手表和LV的包包,路上随处可见烟头和纸杯,麦当劳的金色M看得出有了年月,有的广告后面露出房屋的斑驳一角——和上海南京路相比,除了广告牌子更大更多,似乎没有更多的好处。

但一入夜,所有的脏乱差都隐入了黑暗,世人看见的,就只有辉煌。光怪陆离,五色纷呈,每一块广告牌都在宣告着自己这个品牌的伟大和独特。往前看,往后看,往左看,往右看,是一张张的大脸,或黑白或彩色,或欢笑或惊诧,男女老少,黑白黄棕,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诉求。

我们的故事在哪里?

我们只是广场下一只只的小蚂蚁。

 

三  梅西游行

 

每年感恩节,都有梅西百货公司赞助的大游行。时代广场是必经之地。只是,谁曾料到,出门稍为晚了几分钟, 就差点挤不进人群。我第一次感受到,美国原来也是有好几亿的人口的。

事先看过导游手册上的画图,可是庞然大物的充气卡通从百老汇街一路高高的过来,还是震撼人心。小孩是最快乐的,骑在大人的肩头,看得高,看得真,每认出一个角色就是一阵狂喜。我说得出名目的角色,大概只有几个——就这样也不妨碍我开心得忘乎所以,同时点拨身边的德国小伙,那头扎两根小辫、身子不断蠕动的绿色小虫,是Corpse
Bride里的配角;名字么,请看电影先。

游行的,除了卡通,就是丑角,还有音乐和仪仗方阵。童心,搞笑,爱乐和秩序,这是人们喜欢游行的理由。

“罗拉”撞了电线杆子,伤了两个人。后来的消息,两人都没事。

 

四  演出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钱是痛苦的,尤其在诱惑如此强烈的时候。

经典的几个大片,如《美女与野兽》,《歌剧魅影》,最差的票子也在100左右;有时碰上打折,砍掉一半,但再加上其它费用,也要将近70。百老汇的片子,大概都要这个价。外百老汇的要便宜些,但我孤陋寡闻,研究了剧目单整整一天也不知道看什么好。

最后的决定是买票时临时作出的。那晚是感恩节,上演的剧目只有5个,我能接受价格的,大概又只有2个。一个是《一个人的星球大战三部曲》,从头到尾一个人表演;另一个是《Drumstruck》,黑人的鼓乐。想起当天坐地铁的时候,车厢内进来一位黑人,在车内打鼓。就一面鼓,边打边唱,听着委是新鲜——在国内的时候可能听多了威风锣鼓,便以为打鼓就是那一个样的了。于是,《Drumstruck》。

进到剧院,人手一鼓。好了,我本来还想着学点乐器,这下来了机会。10位演员在台上打鼓,台下数百人也随着他们一起奏乐。用掌心,用手指,左右左右左右左,高高低低高高低。数百人一起打起鼓来唱起歌,竟然压不过台上几位演员。这或许是鼓的关系。他们的鼓,说是从加纳直接运来的。一个人打起来,都有千军辟易的感觉。想象一下,数百年前,欧洲人到非洲去探险,深山老林里,乍然听到惊雷一般的鼓点,会是如何胆战心惊。

九十分钟下来,我的手掌都有些肿痛。

可是好运在第二天。

一大早我在街上逛,走到Radio
City,想起这也是个名胜,举起相机正取着景,门口的同志就问我是否要进去,我说不,他问我有没有票,我说没有,他说旁边就有的卖。我装模作样去看节目单,努力想找出一个光明正大的不看演出的理由,旁边就有人问我要不要票了。一家三代的女性,一看就不是票贩子。再一看节目,The
Radio City Christmas Spectacular,看着不错。再一问票价,原价70,卖我20。天上掉下来的便宜,不捡不应该。哪怕当时9点钟我早点还没吃,饿着肚子也得先看演出。

果然是捡到了金元宝。这原来是全美最多人观看的现场演出,演出的队伍叫做Rockettes,最出名的就是36个女孩子做的precision dance——美国五六十年代的很多歌舞片都可以看到这样的precision dance。36个人不算多,中国万人同台表演太级的都有,但除了precision,她们还有的就是talent。这个,文字有点说不清了,看现场,或者看一些美国的老片,会有些感觉。

Santa也与时俱进了,也用起了手机,也收起了电子邮件。呵呵。

 

五  中央车站和地铁

 

从未想过,一个车站,可以建得这样豪华,而且重建至今将近100年的历史一直在使用。

美国的地铁,多年来一直听说是脏话的集中地,出了名的繁杂混乱。现在一看,不是那么一回事。老是老了点,和上海比差些,比北京的看着还新了很多;换乘很方便,如果知道路线的话;哪怕过节,也不是很挤;不很贵,临时买票,无论多远都是一块钱。

 

六  中央公园

 

学习《Family
Album》的时候,看到Harry和Michele假日去中央公园坐马车游玩,也想着哪天自己要来走走。

时机不对。纽约冬天很冷,路上寒风刺骨,地上落叶纷纷。也有人坐着马车,天啊,现在这个时候,那简直是花钱买罪受。

第一天,就逛了一小半的中央公园,发现了莎士比亚的塑像。最后一天,又大体逛完了其他的部分。水库里面,游满了鸭子;草地上,随处是松鼠;不知名的小鸟,大摇大摆的在路上啄食。大冷的天,公园里很多人跑步,某种马拉松,约有50公里(37 miles)。我好佩服他们啊!

 

七 帝国大厦 梅西百货

 

帝国大厦,我是故意没有上去。也没有时间了,据说白天上去要等将近两个小时。

梅西百货,是不是纽约最有名的百货店呢?店里头的电梯很是古老了,有两层还临时罢工;店外头,卡通故事的橱窗,吸引了孩子,也吸引了大人。

 

八  华尔街

 

最喜欢那头铜牛!

还有旁边的三一教堂,教堂两边就是墓地,很古老的墓碑。

 

九 自由女神

 

下次去纽约,我还要去看自由女神。

如果有钱了,我还要坐直升机去看自由女神。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自由女神的脚上是断掉的铁链,象征摆脱暴政;右手持火炬,象征光明;左手持铭牌,上书拉丁文的“1776年7月4日”,美国——当时一个理想国家的建立之日。

 

十 苏荷区、苹果

 

SOHO区已经不是以前的Bohemian样子了,很是摩登。这摩登和时代广场和金融区的摩登有所不同。后者的摩登体现在摩天大楼,体现在林立的招牌,苏荷区更多了些小资的感觉,更强调个性。小玩意有很多,专卖店有很多,很另类的街景有不少。苹果的专卖店也在这里。我是转着转着,被它的招牌吸引了过去——里面人头攒动,节日促销,很多家庭主妇都提了个iMAC回家。

 

里头一个正在促销的老外,跟我说“你好你好”,我跟他说“HiHi”,结果聊下来,这家伙说他去过无锡!不过我也来过了纽约。

 

十一  中国人,中国话,中国城

 

 

纽约就是中国人多。我在Greenville,中国人有多少大致都数得出来,在纽约,不用跑到唐人街,就可以在大街上听到普通话、广东话、福建话、北京话、上海话。看着一个人长了张亚洲面孔,说一句“你好”,对方就很可能有反应。在宾馆的电梯里,碰到的是来自南京前来“考察”的政府官员;在Swatch的专卖店里,听到好几位女士讲的一口普通话,一问却是台湾和新加坡的;在42街的Wu Kong(沪江饭店),老板来美20年,上海话还是那么正宗。反而到了唐人街,听不懂大多数人说话。我跟人说普通话,大多数人听得懂,尤其商家。

唐人街,在我看过的曼哈顿,可以说是最乱,简直就是国内的集贸市场。饭店,小卖部,礼品店,药材店,按摩推拿针灸,都挤在了一起。路上的老人,也和国内的一样,脸上写满生活的无奈。

不过似乎唐人街的生命力相当强劲。店面开到了旁边的小意大利,占了他们不少地盘。呵呵。不知道如果黑手党和大圈帮火并,是哪个更厉害些。

 

十二  博物馆

 

我遗憾自己没有更多的时间,没有更多的准备。我只看了大都会博物馆,移民博物馆,古根海姆博物馆。如果上天再给我一天时间,我会再去一趟大都会,还是去别的博物馆呢?

 

十三 第五大道

 

精品中的精品,时尚中的时尚。

一路行来,我只跑进了Tiffany走马观花。里边的瓷器、陶器、金器、银器品质之精,连我这不懂行的人都看得直咂嘴。还好,Tiffany里面的货品都没有标价,如此,我心里还能好受些。

电梯下来的时候,一个小男孩对他的妈妈讲:“我将来要有50个百万!”他妈妈说:“那你要好好工作!”

我当时很可惜我不是那小男孩那么大了。

 

十四 纽约

 

回来的时候,今天早上,车子里放了部片子,《A
maid in Manhattan》,典型的喜鹊变凤凰的灰姑娘故事。宾馆女工灰姑娘接到了白马王子的请柬,要与诸多贵族富人聚会。灰姑娘不敢去,灰姑娘的上司和同事知道了,于是全体努力,打扮起灰姑娘,一手造就了灰姑娘后来的幸福。好事多磨,中间有个法国女富翁,钟情于白马王子的,状告灰姑娘偷她的衣服。衣服偷是没偷,但偷穿也是错。于是,灰姑娘的上司的上司立马开除了灰姑娘,然而,灰姑娘的上司也主动辞职……

我们不能没有梦想。

哪怕有时候,这梦想在别人身上实现。

Eat, drink, and be married…

November 15, 2005
Eat, drink, and be married…for tomorrow we died.
-William Lipscomb, Nobel Laureate in Chemistry, 1976, at the 2004 Ig Nobel ceremo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