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YorkTimes中国报道(3月9日,2006)

NewYorkTimes中国报道(3月9日,2006)

美国人是怎么看待中国的?不妨可以看看NewYorkTimes是如何报道的。精力有限,水平不够,每篇文章只能择要翻译,错误在所难免,尽量不失原意。是对是错,该贬该褒,读者诸公自有决断。

3月9日:CCP使用传统方式打击敌人
作者:Jim Yardley
北京,3月8日

就像公司大了就难免担心组织臃肿形象下滑,CCP也正试图把自己改造成更有效的现代机器。但它所使用的方法,是它最悠久的政治手段之一——毛时代的理想主义运动,以及规定的学习团体。
14个多月来,中国的七千万党员都被要求学习毛和邓,以及党章。干部必须要参加集会,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
Alberta大学中国中心的主任Wenran Jiang说道,“这是为了应付CCP声誉的下降以及群众对党员干部的不信任。”
但很多人显然不觉得有意思。很多笑话开始流传,很多党员私下里说这是浪费时间。有的网站上还提供文章下载给党员干部。
这个运动叫做“保先”,看起来不像是现代的一剂解药。但在中国,这部分是CCP为保证统治而实行的政治体制的副产品,这个体制是封闭的,没有任何全国性的选举。
胡要求每个党员都要完成这个学习。
一些分析家认为,这个运动的主要目的,除了应付腐败外,是要重建基层的党组织。Hamilton学院的中国政治学的专家,Cheng Li说,“CCP目前不很健康,忠诚度正在下滑,基层党组织非常软弱。”至于保先运动,Li教授说到,这对胡来说聊胜于无。
三个省拒绝参加保先运动。几位党员说到他们觉得很没劲,很烦恼。北京的一位研究生说,他被要求一周参加四次会议,从9月到12月。他说那些自我批评很是不雅,很多人努力不对别人攻击太过。他还说,很多人都反对这些会议的形式,但这些会议也给了那些忙人一些机会来聚一聚,走一走。
这位研究生还说到,在一次集会中,放了一部电影,讲述苏联倒塌的,以表明放弃共产主义的后果。这位学生只允许报社公布他的英文名,Ben。
最近关于保先的记者招待会上,运动的副负责人,Ouyang Song,承认说党组织在最近几年,在农村和小城镇有些涣散,大量的民工减少了当地党建的后备力量。但Ouyang先生又提到,这次运动已经建设了5400个新的基层党组织,有8万党员被提拔到领导职位。在回答中国记者提问时,他答道,公众已经通过党员的反应见到了这个运动的好处。他说,例如,一位75岁的党员,在完成了学习后,自愿去冲洗厕所。
但运动从去年1月开始以来,不是所有人都热心参加。这个运动,按照CCP的阶层往下流动,由中央政府和大型国有企业领头。目前是第三个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开展到了乡村,将在6月结束。
商人抱怨说,有时必须要改变行程以让位给保先会议。Alberta大学Jiang先生的一个实例。他说到,商人们问,这样的政治运动,是否会影响到中国作生意的方式,中国马上保证说不会。
这种类型的运动,是CCP的传统。江发起了学习三表的运动。最有名的,是毛发起的200来次运动,包括文革前的清洗,以及灭四害等。保先运动的旧的形式,如批评和自我批评,让一些党员担心会受到迫害。还有人说,这样的运动,让一些野心家有机会在上级面前表现。
但也有人说这些会议是例行公事,关注的也不是理想主义的话题。北京那位研究生说,他的党员同伴们在会上抱怨食堂的伙食。河南省的一位党员Mao Yinduan说,他们在保先会议上讨论的话题之一,是中午吃饭喝什么饮料。Mao在去年的一次访问中,指着一位同事说:“他喜欢喝酒,其他的党员把这事在会上提了出来。现在他已经戒了。我原来也爱喝酒,别人说了我,我也戒了。”
在这些会议之后的话题是腐败。2月,CCP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宣称,2005年它处分了115000党员。
Wang Yicheng,是中国社科院的一位政治学家,说道,腐败以及其他社会问题以及动摇了公众以及部分党员的信心,怀疑CCP是否有能力管理日益混乱的国家。他说,这个运动,是再次重申党的目标的方法。他说,“目标是提高党员们的素质,让党组织更好的服务人民。如果党内的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党的执政地位就要受到挑战。”
保先运动在国家媒体上自然受到了众多赞扬,在去年还被列为互联网上搜索率最高的词语之一。但很多的搜索,可能都是党员干部们从互联网上下载文章来交作业。
中国博客中的名人之一,Keso,在去年的一个帖子中说,网站和博客利用这个运动来赚钱,为用户量身定做保先汇报。比如街道党支部的书记,可以找到适合他这个身份的自我批评的思想报告。在去年一个帖子中,Keso讲到:“网站欺骗党员,党员欺骗领导,领导欺骗领导,最后我们欺骗了党。这是我们时代的喜剧。”这样的讽刺,也表明了很多专家所说,保先运动这样的努力,不会有多少实际影响。事实上,一些政治分析家猜测,胡使用这样的运动,部分是作为姿态来满足老一代领导人的欢心。
其他人提出,唯一有效的提高政府效率的方法,就是要CCP进行政治变革,引进制衡机制,而不是依靠一阵阵的运动。
北京的研究生Ben说,在会议上很少说起的一个话题就是政治,以及CCP的未来。他说,“这个话题不好讲,因为人们有不同的观点。有一次,老师说起过,他认为CCP正面临巨大考验。”
“我同意他的观点。”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