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不了

色,戒不了(ZT 祁佳仕的自作頁

色,戒不了 (上)

廣袤的天空星羅棋布,

靜謐的四周冤魂不散。

我,正在等待那一發的鳴響。

約在一年前,大學生鄺裕民和王佳芝那伙人刺殺偽國民政府高層易老頭失敗而被槍決,組織為怕行藏敗露,故此暫時擱置所有行刺易老頭的計劃,希望在風聲過去之後,才重新部署。

回想起那次行動之所以敗北,我認為責任全在於組織的領導老吳錯把重任委託給幾名沒有經過特務訓練的大學生身上。

尤其是那名負責色誘易老頭的王佳芝。

要知道特務的任務往往涉及國家範疇,稍一不慎便牽連甚廣,所以事前是要經過多方面的嚴格訓練。

聽聞在所謂受訓的那幾天裡,王佳芝只是從剛學會開槍的鄺裕民身上學懂蒙眼上子彈,哈!那根本就等同孩子玩泥沙一樣,實在再兒戲不過。

其實以參與色誘行動的女特務為例,因為所面對的對象有可能是調情高手,也有可能是外表英俊不凡,或性愛技術超卓,又或身家豐厚出手闊綽,只要在其中一個環節上動了心,計畫必敗無疑,極端起來更有可能倒戈相向。

故此,在受訓期間,女特務除了要熟悉各樣槍械武器之外,最重要是要訓練自己的心。

為令女特務變得無愛無情,她會跟組織內所有男人交往,老嫩俊醜高矮肥瘦,風趣沉靜跳脫古肅,接觸多了,便會發現芸芸男子都不過如此。

又因為要令她無慾,所以她會跟不同的男人交合,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前後左右,再不同的姿勢,幹多了也會變得麻木。

得到富有的組織成員捐獻,在她受訓期間,華衣美食金鑽手飾從來不缺,為的是要令她完全失去物欲。

不為男人而傾心,不因交合的歡愉而動情,不為物質而變節,如止水的心就只傾向為國家完成任務。

如果王佳芝有接受過這般訓練,又豈會區區為了那隻火油鑽而壞了國家大事,最後更招致殺身之禍?

在王佳芝被處決的半年之後,偽政府的頭目汪精衛也在日本病逝,隨之,易老頭的勢力也因此與日俱增。

而自從差點墮進了色誘陷阱,易老頭對身邊出現的女性都顯得很有戒心,恐防有另一個王佳芝出現。所以組織要策劃另一次的色誘行刺活動難免變得舉步維艱。

這時,老吳終於想起我,一名在偽政府成立初期,便已成功以女傭身份混進了易家,等待色誘易老頭機會的女特務。

可是因為王佳芝的出現,令到我在這年間被投閒置散,幹的都只是記錄易老頭出入時間和地方的雜務。

就此,我曾多番與老吳爭論,可是老吳認為我不及王佳芝漂亮,身材不及她高窕,所以根本不相信我有能力色誘易老頭。

要成功色誘一個男人也不一定要樣貌標緻身材好的,我當時這樣想。

若然不是王佳芝在中途殺出來,我想我在很早階段已解決了易老頭了。

沉寂了一年,機會似乎又回到我的身邊。

(中)

其實要成功色誘一個男人,時機是最關鍵的因素,至於老吳所著重的樣貌和身材,倒是次要。

從我一直以來的觀察所得,易老頭跟妻子是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人前恩愛滿溢,人後卻同床異夢,且已有很長時間沒有行房。
可是男人的身體構造是需要得到適時的宣洩,尤其是像易老頭那種深藏不露、長期抑制著情緒的人,更需要把積鬱盡化體液,然後釋放出去。而王佳芝的出現正好給了他這麼一個渠道。

可是王佳芝的出賣,卻令到那個逐漸打開心扉的他重新將情感鎖上,且更圍起了重重的壁壘。

故此,在這一年間,本來已又老又禿的易老頭法令更見深邃,髮線越發退後 ; 他說話的語氣依舊平淡無調,但說話時額角頸項青筋盡現,想必是搾壓的鬱結找不著出口所致。

不過,人越以為憋得住,便越是憋不住 ; 越是刻意抵抗,便越抵擋不了。

此時此刻,只要稍稍給他一個推動,他的慾念便會一觸即發,無可收拾。 

這天,碰巧易太太相約了其他閨中密友前往一名官太太的家打牌,而她亦吩咐好下午易老頭回來時要吃的糕點。
所以,今天正是那「一觸」的最佳時機。

下午時分,我看準機會潛入了易老頭夫婦的房間裡,隨便挑出一件易太太新造的旗袍穿上,且刻意沒把背後拉鍊拉上,然後在窗前靜心等待。

沒一會兒,載著易老頭的車子蹤影攝入眼簾,未幾,易老頭的踏梯腳步聲已傳進耳門。

我於是站到一面長鏡前,對著鏡子搔首弄姿。

虛掩的房門在我背後被推開,發出了「吖」的一聲。

「你在這兒幹嘛?」

我假裝被嚇了一大跳,而沒上拉鍊的旗袍則順勢滑下,只剩下薄如蟬翼的胸衣內褲包裹著我的身體。

我一邊以手遮擋著,一邊咚的一聲跪到易老頭跟前,驚慌失措地哀求他:「對不起易先生,我只是覺得易太太的新旗袍很漂亮,所以貪試了一下而已。。。求求先生饒過我吧,我保證沒有下。。。」說罷,我更彎下了身,聲淚俱下的不斷叩起響頭來。

易老頭個子矮小,我的叩頭動作不停在他兩腿之間晃上晃下,雖觸及不到敏感位置,但在叩頭之際,我瞥視到那個地方已開始有異動。

易老頭的氣息頃刻變得急速,也沒理我繼續叩頭或是什麼,已猛力按下我的背不許我動,然後迅速騎到我背後。被撕破的胸衣內褲散到地上。我假裝的掙扎似乎更令他欲罷不能。

頓時變成一頭野獸的他,最後強行用他身體的那部份硬闖進來。

如果一雙男女之間有著情感的交流,他們的交媾才配得上叫肉體的結合。

而我跟易老頭的,極其量只能視為肉體的撞擊,體液的交換。

自從那次之後,易先生的性慾宛如崩堤的洪江一樣,阻攔也阻攔不住。

起初,他也會給易太太留點情面,趁她外出後才招我到睡房去,但後來他也變得無所顧忌,每趁夜深人靜,便潛入我的房間內。
我知道同房的黃媽動輒都給吵醒,只不過她扮作沒事兒一樣而已。黃媽是個怕事的人,為免得罪易老頭,她也沒在易太太面前提起半句。

不過,房內有著另外一人始終很不方便,不久之後,每到夜深,易老頭便帶我來到他的地下密室。

當然,易老頭是個老謀心算的人,可以帶我進去的密室大部份的重要文件已被搬走,而在內可以找到的就只有一套套色彩斑斕的旗袍。

因為易老頭以為我喜歡。

可是再小心的人,都有百密一疏的時候,就在一次交合之後,我趁著易老頭太累睡著後,偷看了他一封信上的地址。

翌日,陽光普照的下午,平安大戲院之內伸手不見五指。

這一天,戲院再一次放映李香蘭數年前主演的電影「支那之夜」。

「支那」是倭寇稱呼中國人的名字,那是再侮辱不過的稱號。

銀幕前那層層疊疊的絲絨紅簾徐徐地升起。

隨著銀幕播放出光與影,我伸手到旁座男子的大腿打出摩斯密碼。「滬西極司非而路七十六號(*)」

「真的假的?」對方也在我的大腿打出密碼。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以為我會欺騙組織?」

「這很難說,之前就是相信妳提供的所謂偽政府在大西路六十七號和憶定盤路九十五弄十號的基地地址(*),但當我們打算圍剿之際卻發現那處空空如也。」

「人家轉移陣地比你們行動還快,這可不能怪我。」

「如果這次好像之前兩次一樣,我會將妳的任務取消。」

「那信不信由你們!」

我氣憤地拂袖而去。

當我回到易家時,易老頭已在密室等著我。 

在我換上他買給我的旗袍時,他問 : 「懂得唱「天涯歌女」那首歌嗎?」

「懂,留聲機有播放過。」

我跟著清了清喉嚨 : 「天。。涯。。。。呀。。呀。」

「唔,還是不要唱好了。」

「怎樣?很難聽嗎?」看到易老頭默認地笑了一下,我說:「剛才是跟你玩玩而已,好了好了,我就認真地唱一首吧。」

易老頭來不及阻止,我已用舌頭敲出前奏節拍,並謳歌一曲 :

「如果沒有你。。。日子怎麼過。。。」

我一邊唱歌一邊扭動著腰肢,並即興地拖起易老頭跟我一起跳舞。

期間,我不時踏到易老頭的鞋履。我禁不住卡卡大笑起來。

而易老頭倒並無任何嬲怒之意,反而嘴角徐徐地翹起。

那天之後,易老頭著我自行到南京路一家珠寶店找一名叫薩烏丁的印度人。

甫見到薩烏丁,他已從一個木盒中拿出一隻鮮彩藍鑽石指環給我,說是易老頭給我的禮物。

我曾聽過易太太抱怨易老頭不肯買一隻十卡拉的鑽戒給她,而當時易老頭當著官太太們白了她說,若然戴了那隻鑽戒,她就連牌都打不動了。

但後來易老頭跟我說,那只是推搪她的理由,因為他認為一雙只用來搓麻雀的手根本不配戴他買的戒子,只有一雙服侍他的手才配。
那隻在我手指上閃閃發亮的方形小玩意,在走出珠寶店的一刻,已被我立即脫掉。

送出戒子的人都是心存一些目的,只要收戒子的人被這小小的一個圈套上了,便像中了咒一樣跟送出者同流合污。

而我將會回禮給易老頭的圈,比這顆戒子還要大,一但套上了,便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易老頭,你等著吧。

(下)

在我被挑選成為色誘易老頭的人選後,組織曾給予我很多交合的訓練,好使我在行動當中不會因為那一刻的生理動盪而生愛。
可是組織卻從沒有授予我如何釋除因為交合過度而生惡的感覺。

易老頭瘦骨嶙峋、弱不禁風,仗著一副孱荏的身體卻縱慾依舊,幾乎每次回家見到我,都會使個眼色暗示我準備一下,簡直是名副其實的色中餓鬼。我實在快受不了了。

我曾多次向老吳表達我的感受,亦問及他何時才下命令解決易老頭,然而他每次都只回我「快了」這個不變的答案,且也不肯給我明確究竟「快了」是指一天、一週還是多久。他囑咐我只需聽候命令就是了。觀乎老吳和其他成員的態度,且在近數月裡他們當著我面前是絕口不提組織的任何行動和部署,我感覺到越是接近易老頭,組織便越是不相信我。我也明白王佳芝事件對組織的打擊是如何沉重,但是我並不是王佳芝。

結果日復一日,再與老吳會面時已是一個月後。  

「易老頭明天下午會趕往南京開會,他一般會在離開之前纏我好一會兒。」我如常地向老吳報告易老頭的行蹤。

老吳盤算了一會,說:「那麼明午二時正,妳想辦法將易老頭引到戈登路口的西伯利亞皮草店(*)吧。」

我的直覺告訴我,那處將會埋伏了數名槍手。

老吳也沒多作解釋,只是在我離開之前,抱著懷疑的目光問道 : 「妳能辦得到嗎?」

翌日,下午一時三十分,因為易太太不在家,易老頭樂得不用偷雞摸狗,直拉我進睡房。一時五十分,易老頭伏在我的身上不停挪動身體。

我知道在皮草店那邊有數名槍手正在屏息靜氣,等待易老頭和我出現的一刻。可是我根本沒打算要引易老頭到皮草店。

自從王佳芝事件之後,易老頭變得更疑心重重,對出入都顯得額外小心謹慎,就連跟我幽會都只會選擇在家中,所以若然我以任何理由引他出外的話,定必惹起他的懷疑,屆時打草驚蛇了,我所花的功夫便付之一炬。
老吳不是不知道這一點,所以他的安排簡直是要陷我於險境。

我看著大鐘的時針落在二時正的一刻,便坐到易老頭的身上,用自己的身體牽動著他的情緒。
看到他情緒高漲的時候,我迅即離開他的身體,並俯身吻他的嘴,
跟著吻下他激烈起伏的胸膛,
然後吻下他的小腹,
最後埋首在他兩腿之間。
因為受不了熱血在身體裡奔流,易老頭只能癱軟著身軀任由我有節奏地擺佈。

其實我覺得要幹掉易老頭根本是件易事,因為只要趁在此刻,一口咬噬下去,並且在他兩腿間最脆弱的位置使勁一握,他已全無還擊之力。
然後我會將他頸骨扭個一百八十度轉,「噼啪」數聲,他的生命便隨體液一併離開身體。
所以我根本不需要把他引到外頭這麼犯險,更用不著舞刀動槍。

易老頭的情緒似乎高漲到頂點了,我忍不住直勾勾地望向他死前的樣子。
我不禁心中一顫。

在組織內,特務是不會與人交心切腹的,因為恐防對方是另一組織派來的奸細、反特務,所以特務與特務之間只有存著互相猜忌而沒有信任。正因如此,在我接受交合訓練時,從沒有男特務是安心的讓我把弄他最脆弱的地方,他們大都瞪眼盯著我,只要我稍有一些偏頗的動作,便會一手把我推開。然而老奸巨滑如易老頭此刻竟緊閉眼睛,完全放心地將自己最脆弱的部份,最脆弱的時刻託付給我。

在易老頭身上,我是從沒看到任何愛情,但是此際我切切實實地看出他對我的那份信任,那份老吳和組織從沒給我的信任。

易老頭不由自主地抽搐身軀,讓自己的靈魂解脫開去。
當他滿足地張開眼睛時,我已淚流滿面。
他不解的看著我。

「快走! 趁我還未改變主意前,快走!」

易老頭先是一呆,然後立即會意過來,並從床彈起身衣服也不拿便衝到門前。

當他正要拉開房門之際,房門「唪」的一聲被人從外推進來。

而站在門外的,正是易太太。

廣袤的天空星羅棋布,
靜謐的礦場冤魂不散。

「砰!」

我感到一陣灼熱直刺進背部,貫穿了我的胸膛,衝力將我本來跪著的身體向前推倒。
子彈落在地上,發出清脆嘹亮的聲音。

回想起被囚禁的幾天裡,我看得出易老頭也頗有不捨之情,故此我推敲到他未必要置我於死地。
但是當易太太與官太太們來到羈押室批評我生得滿身妖氣後,我可從易太太那雙怨恨的眼睛知道我是命不久已了。(**)

子彈上膛的聲音再次在我背後響起。在下一發子彈落在我身上時,我半個腦袋便會掉到我面前。
正當我心中默默地倒數時,急速的步履聲音由遠方而至,隨之,一把慌亂失措的叫嚷聲音在曠野中蕩然迴響 : 
「易先生被盟軍殺死了…」
「廣島爆炸了…」
「皇軍要撤兵了…」

聽說若然把一個人的鮮血灑在草地上,草吸收了人血的養份會長得特別茂密。
我看著自己的鮮血在石礦場那寸草不生的地上流畫出一條血路,可是我的鮮血卻絲毫沒被吸進土地裡。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
這天是我的死忌,
也是成千上萬倭寇的死忌。

                                                               (完)

註 :
(*) 據稱「色,戒」這個小說故事是以鄭蘋如誘殺漢奸丁默邨作原形的。而真實的暗殺地點並非小說所述的珠寶店,而是位處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和戈登路(今江寧路)的西伯利亞皮草店。

(**) 在電影中,易先生雖然不捨王佳芝,但為著大局依然下命令將她處決。但根據金雄白在《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一書中所述,真實的情況是本來丁默邨對鄭蘋如也餘情未了,頗有憐香惜玉之心。可是在一次飯局當中,許多到過羈留室看過的汪系太太們都議論紛紛,批評鄭長得滿身妖氣,認為此女不殺,無異讓她們的丈夫更敢在外放膽胡為,經貴婦們極盡挑撥,丁默邨的太太更是醋海興波,結果沒幾天,槍殺命令便下來了。

(***)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乃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的一天。

(*)註 : 

「大西路六十七號」和「憶定盤路九十五弄十號」是抗戰時期偽政府先後的秘密基地。因兩處地點位於弄堂口,連一輛車也無法掉頭,平時亦只能派兩個水果攤來望風放哨,既不體面亦不方便,故此不久之後便遷往「滬西極司非而路七十六號」這個經過精心設計改造的地點。
而「七十六號」也是後來的上海人無不談虎色變的魔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