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格林维尔

2010年6月30日

220px-Pirate_Statue

格林维尔,中文翻译过来是绿城,当地人给它起个绰号叫G-Vegas,小拉斯维加斯。这绰号,我在这边住了若干年后才注意到。我没去过拉斯维加斯,在电影电视里见得多了,论繁华格林维尔没有拉斯维加斯之万一。这里, 老城区里有几家酒吧,学期开始和结束的时候,夜里随处可见成群结队喝得醉醺醺的年轻学生。原来有四家夜总 会,估计水准和规模都不可能咋样,而且这几年内,屡次看到新闻说市议会决定要求夜总会远离城区,所以大概只会每况愈下。万圣节,或者鬼节,是格林维尔这边一景,周边的年轻人都可能画上妆来这里城区凑热闹。群鬼啁啁,时不时能看到些别出心裁的装扮,博人一乐;可是也就只有几条街的地方,而且警备森严,吓跑了不少人。格林维尔另外出名的是极限运动,尤其小轮车(BMX),出了好些个专业运动员。其他还有一丝拉斯维加斯风采的,大约是犯罪率。美国南方城市,黑人多了些,犯罪率就居高不下,在全美都排得上号。上学的时候,学校的快讯往往每天都报道有酒醉的学生深夜在城区被抢。恶性案件其实不多,一般集中在黑人社区。我刚来美国时,人说身上要带上二十美金的纸币,路遇黑人抢劫,交钱就可避免伤害;这么多年没听说过中国学生被抢的,只前几个月一家中国饭店被抢走200刀。

我在格林维尔,结结实实的住了五年多。从2004年的最后2天到2010年的6月30号,中间回国、开会,加起来离开大约半年。天一亮,我就要搬家,从此离开格林维尔,离开我在美国常住的第一个城市。

这五年多的日子过得着实辛苦。在国内的时候,辛苦是为了赚钱,升职,在这里的辛苦是由于学业,语言,文化,寂寞;体力的消耗也许没有增加,脑神经元的死亡速度肯定直线提升很多。在中国,学的是商业,做的是销售市场,闲时读些逸文,下下围棋,上网聊天,兴致高时与朋友同事饮酒做乐,或者业务所需饮酒而不乐;愁的是销售业绩,市场推广,领导赏识,娘子房子车子票子位子。来到美国,彻底转行,专业是医学、心理学、行为学、脑科学、语言学、言语科学、病理学的杂交,课程囊括本科、硕士、博士各个阶段,做的研究又是针对人而不是小白鼠。开始时,我颇为自己的转型自得,过得一两年,却有些欲哭无泪。谁曾想过,一篇小文章要写个两三年,前后上百次的修改,屡次投稿不中。我不曾想过,同样口音极重,印度人和老美沟通无碍,我说的一些简单单词,美国人都听不明白。我不曾想过,一天九小时的功课,还要花两个小时走路,晚上回家还要读书读论文。我不曾想过,到美国来读书,还需要从头用英语来构筑自己的知识体系,从儿童读物到通俗小说到科普书籍到专业论文一个都不放过。本以为到了美国可以不用烦心如国内一般复杂的人际关系,却发现这边的社交规矩更为微妙。本以为自己心智和感情上都已充分发展,却被自己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回炉冶炼。本以为几年下来,做研究发文章还算不错,找工作可以更上层楼,却在焦虑和挫折中度过了一大段时间,最后才幸运找到现今的职位。

五年后回头看,导师的严格要求和自己的坚持,或许才让我有了改变。正如尼采所说,“那些没有消灭你的东西,会使你变得更强壮。”导师每天和我谈话,远远超出其他教授所做所为,我的进步自然也比别人多一些。我曾经天天读《纽约客》和《纽约时报》,一有生词就查韦氏字典;我也曾经每周去系里的诊所矫正口音,前前后后足有三年。在格林维尔这个在中国人眼里不成之为城市的城市里呆了五年多,我从对美国文化自以为是到发现自己对此不明所以到现在开始自得其乐。

格林维尔见证了我的重生。天一亮,我就要离开格林维尔。再见了,格林维尔。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