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商学院:日子不好过

(始发于新华社《环球》杂志)

2003年10月8日

“MBA底薪2000元!”这是创维集团人力资源总监王大松去年在北大招聘MBA时开出的薪资待遇。

与之针锋相对的,是光华MBA项目主任王建国的发言:“北大的MBA,月薪少于一万的,我还不想‘卖’呢?”

这两句话在去年被报章广为转载,一时间引起了MBA价值几何的大讨论。

创维集团王大松总监给MBA开出“底薪2000元”的理由,代表了国内部分企业的看法。王总监说,“创维并不是舍不得出高薪,而是为了让优秀的人才有一个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过程,在基层磨炼之后成就更大。招聘的时候,月薪2000元首先就是一次考验,你接受了,说明你有从头做起的勇气和意志。这也是去掉浮躁心态的一个过程。其实,我们从清华、人大、复旦和其他学校招来的20多个MBA,都是从月薪2000元干起,从基层迅速成长起来,最短不到一年,最长不到三年,无一例外全部担任了经理、项目主管这样的重要职位,现在年薪至少都在15万元以上。……年轻人只有沉得下来才能成就大事。无论你多么优秀,到了一个新的领域和新的企业,都要从基本的岗位干起,了解情况,积累经验。……月薪不低于一万,在任何企业都是相对重要的岗位了,……没有哪个企业家敢把这样的位置让刚刚走出校门的人来掌握,那样做无论对企业还是对毕业生本人都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我提出MBA底薪2000元,就是要让他们先去月薪2000元的基础岗位上磨炼自己,一步步地成熟起来。” 其中的逻辑是这样的:MBA缺乏经验,心态浮躁,所以需要从基层做起,从低薪干起。而只要你是金子,就总会发光的。

这样的逻辑其实是有问题的。假如我们在购买创维彩电的时候,对商场的促销员如此谈判:创维的彩电是很优秀的,但需要在实际生活中考验其质量,三年内不出质量问题,我宁愿多付20%的价格;然而从现在起的三年内,我每个月只想支付总价的1%。这样的谈判肯定是不欢而散的。招聘人才如同选购电视机,都需要事先考察各种品牌、规格和价格,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合适的产品;而是否合适,这要依赖人力资源部门招聘人员的眼光而定。创维以及其他企业的类似做法,一刀切,使用之后再来定价,是把人力资源部门的责任推卸给了其他业务部门,而且还要求MBA毕业生先“上山下乡”,完全不考虑MBA多数已经有一定工作经验和管理背景的现实。所以,创维从1999年到2002年间在北京大学一个MBA也没有招到,这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即使如王大松先生所说,创维这几年内从清华、人大、复旦和其他学校招了20多个MBA,但那恐怕也是名牌厂家的低端产品。当然,如果创维需要的就是这样的MBA,那就另当别论。

而北大光华MBA项目主任王建国“卖”MBA的心理价位,月薪不少于一万,这是由于“北大的MBA是从全国几千人中选拔出来的,他们本身就是‘玉’,经过在北大的培养之后,他们被雕琢成了‘器’,而‘器’和‘玉’的价格是远远不一样的。”月薪上万,对于多数企业而言,着实是个不菲的价格。一般,中层经理甚至以上管理人员的收入才能达到这个数字。企业能否愿意开出这份薪资,前提条件是要看拿高薪者能否为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而目前,MBA的价值受到企业普遍的质疑,是“玉”还是“器”,学校说了不算,得要企业用了再说。极端如创维,开给MBA的薪资比若干本科毕业生还不如。

北大光华MBA职业服务中心主任王亚非很羡慕哈佛等国外一些名牌商学院,每到毕业的季节,总有企业蜂拥而来,想方设法“拉拢”他们的MBA们去实习,并争取让他们在自己企业就业。而她却只能拼命地宣传自己,一再重复“我们的MBA绝对是最优秀的”,感觉相当无奈。

中国的MBA怎么了?中国MBA教育开展至今,不过短短十余年的工夫。十多年来,MBA的数量保持了高速增长,1991年全国MBA仅招生百余人,而2001年入校的MBA规模达到了12173人。2002年,MBA联考报考人数为50229人,录取人数为8247人,竞争激烈程度已超过普研。而2003年1月份MBA联考报名人数锐减。清华大学从4470人下降到2700人,北京大学从3273人下降到2100人。比报名人数降得更快的,是MBA在就业市场上的声誉。虽然没有数字统计资料的证明,但如果说若干年前别人提起MBA时还是一脸的艳羡,现在不少人已经在称呼“MBA”时习惯性的加上几个贬义词了。

把MBA毕业生比做流水线上下来的制式产品,那么,各大商学院就是MBA的制造工厂和销售公司。在中国,商学院通过全国MBA联考和面试选择选择原材料,运用“拿来主义”改造后的课程对这些原材料进行加工,经过一定期限后经专家检验合格,遂发放大红的质量合格证书,把这些产品推向市场。当然,在推向市场之时,商学院不会忘了做一些促销广告公关工作,跟一些大型企业联系一下,在学校里面开个招聘会,找人采访一下优秀毕业生,在报纸上发布一些有利新闻,等等。大概中国的商学院虽然名字中有个“商”字,还不至于“逢商必奸”,言语举止中很透着中国传统的老实本分,做销售还是秉持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理念——北大MBA,那是优秀人才,月薪低于一万宁愿待价而贾的,是企业应该蜂拥前来争夺的,所以生产商是不用投入太多精力于销售的。在前几年MBA这块招牌还是金光闪闪的时候,不管什么样的成品,只要贴上它就能卖个好价钱,更不用说是北大MBA了。现而今,时代变得快,才过一年,风气就转了,MBA不吃香,就连北大MBA也需要职业服务中心的老师动嘴皮子自我宣传——这就相当于在商场里,创维牌的电视机需要导购小姐使劲促销了。不同之处在于商学院还是“犹抱琵琶”的态度,令顾客看得累,销售人员讲得窝火。在商言商,商学院培养的学生不都是今后的工商行政管理的专业人士甚至高级人士?商场如战场,在商场要想成功,岂不就需要拥有现代商业意识、精通现代商业运作规则?商学院既然要培养如此的人才,为何不从一开始就用纯正的商业意识给他们洗脑,为何不从一开始就让他们接触规范的商业运作方式,在实践中而不仅仅在理论中学习?那岂不是说商学院就应该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来优化生产流程,提高营销技能,使其更符合效率原则,实现利益最大化?

正如北大王建国主任所说,北大招聘的MBA学生都是从全国几千人中选拔出来的,本身也许就已经是“玉”而不是普通的“石头”。即使普通学校的MBA,也都是通过联考和面试两次考验过关的。是以,MBA学生是由商学院按照国家和自己所制定的标准最少两次筛选后留下的精华,是被商学院认为可以培养成合格MBA学生的人选。原料既然达标,能否制成被消费者接受的最终成品,端看制造工厂的能力了。这能力,主要由制造工艺与过程管理两部分体现出来。而在成品生产出来之后,销售能否做好,那就得看销售公司的营销能力来决定。现代营销理念认为,营销贯穿企业所有生产经营活动,成功的关键更多是在产品设计出来之前,相当于孙子兵法中强调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谋定而后胜”。在把MBA学生的委托培养费全部收完后,才想到这么多的毕业生工作无着,或者不能体现读MBA的价值,那时已然太晚了。可惜的是,这在目前还是事实或接近事实。而这种事实也足以证明,以培养商业领导人为已任的商学院,却还不能以所传授的“商业圣经”指导自身的经济活动。

说商学院没有市场经济意识,这话却也不尽然。起码在MBA收费标准和MBA的市场细分中,商学院院长们是明白价格与市场需求的关系的。名校MBA收费标准在这几年内大幅增长,上海交通大学在职MBA收费标准在2000年是3万,到2001年就是5万,2002年6万,2003年需求下降价格不变。而学生可以选择的MBA类别,除了正规科班、在职学位、中外合作、短期培训之外,2002年起又增加了EMBA,学费在14万到25万间的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教育。此外,部分学生考试分数差个几分,还可以先入学再重新考试。商业活动所要求的灵活性在招生和收费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MBA毕业生是靠学到和领悟得来的管理知识,以及商业表达和沟通能力来胜人一筹的,这些优势的得来靠的是专门的职业训练,而非一般的学术训练。MBA教育不同于一般的研究生教育,它不是一种学术性的训练,而是一种职业化的训练。贯穿整个MBA教育的是商业理念,它产出的是职业经理人,不是学者。但是我们现在的商学院能够提供这样的职业化训练吗?

在MBA的发源地美国,商学院自己的评定机构——高等商学院联盟(AACSB)2002年发行了一份报告,对商学院提出了全面的批评。报告说,商学院已经无可救药地落后于时代发展。最糟糕的是,商学院提供的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纯粹象牙塔式的课程:很少有市场学教授做过品牌营销;没几个管理学教授领导过什么组织;为数很少的财务学教授做过账。“你在教室里见到的老师不是现实世界的创业者,而是经济学、社会学方面的学者。”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副教授贝里说,“除了哈佛大学和弗吉尼亚达顿商学院仍保留案例教学法外,大多数商学院开始告诉学生‘这些是概念,你们自己去搞明白怎么实践吧’。结果就是学生所学的与成功的要素根本对不上号。”AACSB强烈建议商学院清除掉象牙塔般错综复杂的课程,让有丰富现实工作经验的人,而不是老学究,来编写教程和授课。

海外情况如此,中国只有更差。中国的老学究,知识结构是很难能够讲授市场经济运用规律的了;多数的MBA教师,直接从学校里毕业后就开始讲课,未曾有机会在商海中拼搏数年。如果不是长期从事商业活动的成功人士,是否有能力用简短的篇幅总结现实中错综复杂的问题?是否能抓住重点和难点?虽然系统之内看系统必不客观,但如果没有浸淫商海的丰富经历,却又如何想象商学院的教师能够讲好案例,展现出现实中的优秀沟通技巧?而不采用案例教学或生搬硬套国外的案例,是否与MBA毕业后的工作有所助益,大多数MBA学生对此的答案恐怕会是否定的。

商学院是否明白,企业需要什么样的工商管理人员?商学院应该提供什么样的课程来改造学生,使其符合企业的要求?并且,商学院应该要由什么样的教师来讲授此等课程,方能使学生得到最大程度的收益?

对于正在商学院门外踌躇着的年青人而言,选择的根据就是投入产出比,其中最重要的又是产出:读了MBA之后,到底能够给他本人在职业发展途中带来多少收获?最简明的一个指标就是毕业后的薪资水平。哪怕商学院什么都做得不好,无所谓,只要对自己利益最大就可以了。商学院也都明白这个道理。身在国内,谁都可看到扑天盖地的美国商学院的宣传,仿佛只要去美国读MBA,之后就成了打工皇帝。读MBA就是通向财富和地位之门的金光大道,是对“书中自有黄金屋”的现实注释。去不了国外,那就在国内上MBA。赚不了美金,那就多赚点人民币。国内的商学院自我吹嘘得也不少,却还没有那么牛气,除了北大、复旦等几个学校,没见过更多的商学院敢于在媒体上公开自己的MBA毕业生详细的薪情报道。企业有时连北大的帐都不买呢,还需要北大与企业恳谈,“月薪一万”就卖了!

但最近《财富》杂志中文版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城市的1500位人力资源经理和2000位董事长、总裁、总经理作了问卷调查,得出惊人结论:MBA的薪酬和本科生相比并没有太大差距。大约一半的被调查企业聘用了MBA学员,但只有15.4%的企业表示此类人才的薪酬比本科生高出31%或者以上,大部分企业表示雇用一个MBA学生与大学生的薪水相差不是太大。八成以上被调查者认为国内MBA或EMBA毕业生质量一般。

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杰弗里·普费弗(Jeffrey Pfeffer),对MBA学位的价值一直持有怀疑的态度,他认为MBA这个学位被媒介和各商学院炒作得神乎其神,实际上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最近,集几十年的经验和调查,普费弗教授和他的学生克里丝婷娜·方在《管理学习和教育》杂志上对MBA学位进行全面估价,他们的结论有如下要点:1.在商学院所学的,跟实际工作关系不大。2.如果不进入著名的商学院,有MBA学位也找不到好工作。3.公司雇用时,一般只看毕业生毕业何处,并不看该生学了什么课程,也不看学生在校成绩。4.各商学院的MBA课程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没什么大变化,跟工商业现实的实际距离很大。5.总之,MBA学位并不能保证一个人能找到很好的职业,也不能保证一个人能得到高薪,是一种得不偿失的投资。

如果看来,擅长于造势造舆论,可称为营销高手的,就属美国的商学院了。真真假假之下,没有人猜得透其中的玄虚;MBA的神话,得以维持数十年不倒。每年全球各地的莘莘学子,争着给美国商学院送钱。中国的商学院,对市场经济的运作手段毕竟不是很熟,一些花样玩起来比较生疏。MBA到了中国,没几年就被人拆穿了西洋经。原来商学院的价值不在课程上,不在教师水平上,而在于商学院本身的牌子以及校友的关系网。但这张网这块牌子的价值到底几何?花费偌大金钱与时间,才能部分的利用这张关系网和商学院的招牌,值不值呢?

值不值呢?看来还是需要时间来告诉我们答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