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给青云

(始发于西陆原生林)

2001/9/15

在上海,有的公交车已经不用大喇叭给乘客提示到站了,改用电子屏幕报站,爱看就看,不爱看也可以不看,不象声音无处不在,增加车内与车外的声音污染。
今天大嘴俺又发现,有的火车也这样做了,很好。否则,俺的经验是车厢内充斥着嘶哑含糊的相声小品、流行歌曲,以及乘客们的高声谈笑喧哗。这趟车是兰州至上海的T115/6,无锡到上海只要一个小时,中间不停,建议青云JJ以后坐坐。
我们是要感谢网络,使我们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不让报章上的一面之辞蒙蔽了耳目;我们是要感谢不同的声音,是它们扩大了我们的见识,逼使着我们思考,不至于千人一面。
同样俺也可以把声音分成两大类,私人的声音和公共的声音。对于私人的声音,可能俺定义的范畴要比青云JJ的要宽一点,俺以为私人的声音是玩笑性质的,无伤大雅的,听不听都无所谓的,在自己的听觉系统中很容易被过滤掉的,可以涉及到一个人两个人或一个小团体内的所有人的,是可以对某某人说“你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却不可以说“国家、政府应该怎么样”的,更不可以说“不看这个贴子的不是中国人”那样的话。对于私人的声音,俺的态度不是宽容,俺是欣赏,欣赏各人的存在的美感,俺的眼睛里每颗沙子都有美丽的时刻。俺是个好奇的人,对于他人的心理常有一种黑暗的窥探欲望,好在言为心声嘛,网络上又有那么多的人主动的迫不及待的吐露、表白,倒令俺有点乐不思蜀了。
大嘴的贴子,基本上也是私人的声音吧,不过俺还正在学习小资的写作方式,还不能象某些人一样写的酸溜溜的,于是就打打油,说说笑话而已。别人爱不爱听无所谓(可是点击当然越高越好啊),满足了俺表达的欲望,就很令俺高兴了。青云JJ以为俺说了些风凉话,那可能是对俺说话的方式不够了解之故,大嘴俺岂敢对 JJGG们有所不敬?对俺私人的声音,千万不要太认真。至于说俺要求青云JJ少一些转发的贴子,那是很久前的事了吧,原因有几点:一是俺当时特想看看青云私人的声音如何;二是这些转发的贴子,俺看着跟近两年的《索易热门话题》、《中国新闻报道》无论思想行文都很类似,老实说俺是看烦了如此的长篇大论,何况对国是感兴趣的可以直接去新观察、强国论坛等处看贴子去。
这事涉及到大嘴对于公共的声音的态度。私人的声音,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公共的声音,俺是多听少说基本不说。对于文字,对于语言,大嘴欣赏的是原始时代的态度,大嘴认为那是很神圣的东西。江南的风俗,纸张不能浪费,因为它记载了圣人之言;大嘴的态度,文字必须慎重,说出来就要负责。信息社会,网络社会,俺本来就觉得声音太杂了无所适从,轻易找不到振聋发聩、洪钟巨鼓的大作,终日所见都是似曾相识的论点和信息,争来吵去都是车轱辘话来回转。俺现在没有达到俺所希望的认识高度、写作水准,俺就不说不写,说了写了那也跟他人没什么两样,还是在兜圈子。同样的话题,有人讲了,俺就不愿意再来个洋洋洒洒的重复,腐败也不能在学术理论上腐败。
对于价值判断,俺不敢轻易作决定。就是对一个熟人的描述,俺也很不愿意用几个词语结束。公共的事物更为复杂,俺就更不敢轻易发言表态。但俺并不是反对公共的声音。俺举双手双脚欢迎它的存在与壮大。但俺反对“一窝蜂”的发言方式,反对理论研究中的感情,反对声音的污染。原生林,既名曰林,有众鸟嘈嘈杂杂的热闹,也有月明星稀的静谧。大事不着急,真要急起来了,林子里各个鸟儿都会闹起来的。
说到底,这是俺个人的价值取向与行为选择。说就说了,别人愿不愿意听,那就不关俺的事了。俺虽然也希望着国家的富强,制度的完善,民主的实行,但俺不认为简单的意见重复能有利于这些大事。
另外还有些话:
Q:我非常喜欢历史,我感受到中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因为聪明人太多了!洋洋大观二十四史,充斥着大量的阴谋和权术,改朝换代走马灯似的过了几千年,还在原地打转。文革中,那些低级、幼稚的错误竟然能够大行其道,中国的知识分子太讲究明哲保身、独善其身,洁身自好了,对公众事务漠不关心,反正和自己没有关系。
A:大嘴以为,中国历史的发展轨迹之所以如此,与知识分子明哲保身的态度并没有那么大的关系。历史上,传统的知识分子反而是以治国平天下为已任的,不惜一死进谏的直臣是每代都不在少的。再看看春秋战国时期的英雄人物们,锐身赴难的不要太多。这是一个大问题,大嘴就不多说了。
Q:我想无论从朋友的角度,还是从版主的角度,你对我的这些要求都是越界了。我们谁有这个权利叫别人这么做那么做?或者不要这么做不要那么做?
A:俺想,青云JJ在这儿陷入了一个逻辑上的悖论了。如果俺没有权利要人这么做或不要那么做,那JJ你又如何有权利要求俺不要那么做?俺以为正确的态度是,别人都有权利要求你这么做或不要那么做,做不做是你自己的选择。
Q:看来你还真是个不可知论的信徒,但我以为很多事实是可以描述的,比如:张大嘴先生是一位男性。再比如某些轮子功的学员没有得到充分的为自己辩护的权利。我不相信你敢直着脖子否认这两个事实。
A:JJ大概没看清楚,俺说的是物理中的测不准定理,怎么就认为俺是不可知论者呢?测不准不等于不可测,俺只不过说明很多事实的认知,只在一定的粗框架内是正确的。就比如你说大嘴俺是男性,没错,大嘴俺是男性,以后应该也是男性,但不表明没有可能变成女性,象金星一样去做手术,尽管这种可能性还是基本不存在的。而且,男女间的区分,除了生理特征外还有心理特征,以貌取人可能就造成某些女性意识的男人、男性意识的女人对社会的不满。再说,某些法轮功的学员没有得到充分的为自己辩护的权利,这话俺也相信,但不幸的是,正是这句话又证明了俺的论点。注意你说“某些”而不是全部或具体多少人具体多大程度,JJ你只不过在大体上把握到了这个事实。这个事实的精确程度有多少?你现在是绝对说不出来的。
何况,就算不可知论,JJ也未尝不可听一听这方面的声音啊。正如唯心主义,不可知论在历史上也创造了辉煌的知识成果,在现代俺以为它还能教导人类敬畏自然,敬畏上帝,使人有一种圣洁的心理,保持与自然的和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