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始发于西陆原生林)

2001/8/13
小时候,大嘴特爱看《平原游击队》、《敌后武工队》、《地道战》这样的片子,情节简单,主题鲜明,英雄浓眉大眼,少年聪明伶俐,汉奸獐头鼠目,鬼子穷凶极恶。尤其最后鬼子困兽犹斗,英雄拔枪怒射,正义得到声张的一刻,最为激动人心。爱国主义的热情,大概就是此时勃勃燃烧起来的吧。
后来大嘴就很关注中国的抗日战争,以为从中可以发现中国由弱变强的奥秘。在读了些类似《冈村宁次回忆录》、《大东亚战争史》的第三方的观点与事实后,大嘴发现,其实,“共军”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还真没什么,不过华北平原上的小打小闹罢了;想想小时候最爱的电影,里面的鬼子可最多是个大队长,最值得称道的一次大捷,也才干掉了人家一个少将还是中将(而且那家伙也傻,刚来中国,吹什么牛啊)。主要的战役,上海,徐州,长沙,武汉,都是“国军”打的,输了三次,徐州战役不算赢,死伤累累,可还是坚持下来了。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这几次堪称“伟大”的战役,小学、初中、高中的历史课本,就提到一个“台儿庄战斗”。因为它是唯一中方获得胜利的一次大的战斗?因为它是由李宗仁而非蒋介石指挥的?因为它真实的表现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么一句歌词中的仇恨、悲哀与激情?
大嘴不知。
大嘴到今日才发现这句歌词里深沉的悲哀,或许当初的作者们未经注意吧,这句词简直与“起来,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一样的无奈。保家卫国,是人之本性,贪生怕死,是人之本性,斯时斯刻,每个人都被逼着做出两难的抉择。大刀虽大,不敌长枪巨炮;冷兵器时代的泱泱大国,已成任人蹂躏的半殖民地。可是,我们别无选择,只有用我们的血肉之躯,用大刀,来表示我们的抵抗。
有人说,中国人只能共苦,不能同甘。在国破家亡的紧要关头,我们团结了,我们胜利了。和平一旦来临,新中国一旦建立,就又是数不清的窝里斗。我们的大刀,砍过了鬼子,也砍过了汉奸,也砍过了同样爱国的炎黄子孙。鬼子残忍,该砍,电影中的表现还不及汉奸可恶,给人的感觉是“攘外必先安内”。鬼子再恶毒,也算忠心为国,电影里时不时还来段他们临死前的忏悔,以此证明日本善良的老百姓如何受了日本军国主义战犯的毒害;汉奸却是罪不可恕,里外不是人,“共军”要杀,“国军”也要杀。《读书》前几期有人研究,历数中外语言,“汉奸”这样的概念可是中国唯一,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说起来日本鬼子毕竟战术太好,战略太差。研究中国历史许多辈子人了,就没发现中国大陆北高南低,历代外族,从蒙古、东北攻入大陆,纵横平原,势如破竹。空自在东北驻扎了恁多军队,还辛辛苦苦调兵从上海进攻,被困在江南水乡的河道港汊中难以动弹,一步一个血印。在华北可创下了十余骑骑兵兵不血刃夺下一个城市的光辉战绩呢。
否则,按前些年某些人的古怪想法,日本打下中国大陆,日人大举迁移,天皇定都北京,百年一过,鬼子被我们同化成人,大和为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中国经济发展不用说,民族精神也因吸收了新的血液而更新。多好一个如意算盘!
说起来,日本鬼子的残忍,未必能与俺们中华民族比呢。有清一代的“扬州三日”、“嘉定三屠”,杀的人会比南京大屠杀少?中原大战,死伤百万;国共相争,又上百万。老百姓们怕的东西,蝗虫与汤恩伯可是难分轩轾。
鬼子的残忍,鬼子的无耻,现在看来,还表现在对事实的遮遮掩掩上。南京大屠杀有没有三十万中国人死亡?成了一个有待考证的问题。还是《读书》上说的好,这其实是一个民族“情感记忆”的问题。历史在政治家的手里是愚弄百姓的工具,日本如此,中国又何尝不如此?我们这一代人对日本的仇恨,其实都是历史书的教育和舆论的导向,民间的情感,又有多少认真关心过?
中国的领导是大度的,老毛一句话,赔款不要了。中国人民曾经是大度的,老毛一句话,百姓们都觉得,日本人民也是战争的受害者,更应和平友好共处。如今日本对华援助反而成为日本与中国讨价还价的手段之一。 “慰安妇”的上诉,中国的政府和舆论又给予了多少支持?金庸曾总结到,中国人的成功,必要一“忍”字,坚忍,残忍。以国人对鬼子和同胞的普遍态度来看,真是以坚忍待鬼子,以残忍待同胞。大刀不到万一,可不会往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同胞的头,可是好砍多了。日本昔为军事强国,现为经济强国,没来由惹它干什么?咱不就能忍吗?
中国人的大度,应该与地域有关。唯物历史学是不重视地理因素对人文环境的影响的,现今的研究却不是这样吧。日本,蕞尔小国,自然民性单一,气量狭小,看起来所有的日本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就象一群工蚁。中国,单从今日网络热点之一看,就是各区域居民行为的比较,所以意见容易分散,争斗易在内部。可是中国的领导向来喜欢大一统,以为人民就是一心的,所以“朕即国家,党即人民”,胸怀的宽广与大地一样。即以对日本的态度而言,西藏人民可没受日本鬼子侵略,土著藏人百姓最仇恨的,可能还是各类的贵族。“中国人民如何如何”,听着激昂人心,未免伤害了部分中国人民的言论自由。
韩国人民容易抵制货,皆因地少人稀,历史上的变动又少,向来一平稳度日的小国家,就如今日的朝鲜一般,乍然被日本打得国破家亡,自然全民愤起,怨恨至今不散。中国人民历史上本就吃尽了苦头,日本再狠,未必有当初满清厉害,老百姓最恨的其实应该是军阀官僚地主恶霸。日本的手段又比当初满清高明一些,又蒙蔽了部分百姓,台湾不是至今有人念兹在兹要回到从前?
即使在民族危亡之际,也会有人自愿当“汉奸”,我们现在又哪可能要求所有人都是铁板钉钉的抵制日货,仇恨日本呢?中国,现在欠缺的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的热情,而非这样的行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