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如粥

(始发于西陆原生林)

2001/8/30

大嘴眼中的爱情,不是西洋式的面包夹香肠,你是你我是我的;也不是东洋式的鱼片寿司饭,看着诱人却老不够吃的。这爱情,还就应该象粥一样,不能速成,也不是用来装饰的,就那么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模样,却是饿了可以充饥,饱了还能再来一碗,天天可以尝出不同的感觉,天天吃都吃不厌的。
都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泥地里长出来的精华自然就是米了。这米跟水到了一个锅里,那就是缘分了,可是一直还各归各的,直到火被生起来,这水和米才开始有那么一点动静。开始也不大,就那么暧昧含糊的,米里融进了一点水分,清水有了一些混浊。火也不大也不小,就那么温温暖暖的燃着,可是不会熄灭的。风一来,有时就把这火撺掇起来了,它就呼的一声往上窜,水与米间的纠缠就变得激烈了,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有时风太大,火苗子一闪一闪的差点被扑灭,可最终风过了,这火仍然还是那么温温柔柔明明亮亮的,那米与水,还继续为了一锅好粥的目标而不懈努力着。
水和米就那么翻腾着,滚动着,氤氲着。慢慢的,米里浸足了水分,水色带着米色。虽然还分得清哪个是米哪个是水,可如许长时间煎熬出的蒸汽却掩盖了一切。这蒸汽从水而来,带着米香,它在锅内惊天动地的冲动着,汹涌着,呐喊着,要宣泄如许长时间积累得到的热情。锅的容积显然不足以容纳那么张狂喧嚣的热情,米和水,终于沸腾了,宣告着一锅好粥的基本实现。
可是还要火,细细微微的,若有若无的。水和米,最初的冲动过后,会在这更为平实坚定的火苗上,缠绵着,融合着。锅盖不敢封锁蒸汽的不断发散,浓郁的香气直欲充满整个厨房,水的湿润和米的清香,都包蕴在二者结合而出的蒸汽中了。火越来越小,香越来越浓,米和水结为一体的过程,越来越接近成功了。把火熄了吧。可那时候,锅中那一团的水米不分,还是热热烈烈的,还是在互相欣赏着互相拥抱着。
等待。等待那一锅好粥的大功告成。到时候了。一开锅,入目是晶莹如玉的洁白,入口是润滑甘甜的浑和。水和米,耗尽了所有的时间,用足了全部的能力,终于,打造出了那么样一锅好粥,那么一锅水和米永远是一体的好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