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网络篇)

(始发于西陆原生林)

2001年6月7日

测量颜色,有一个指标是亮度,亮度越高越显眼。黄色最亮,绿色次之。“金碧辉煌”的成语,将的就是这理。有缘读到这篇小作的女生们请记住了,想让人在芸芸众生中发现你,提高眼球注意力,最好穿明黄色的衣服。
社会象个万花筒,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网络是社会的虚态,自也会有种种颜色。黄色,似乎还是最抢眼的吧?正人君子或有闭目不见的,为人师表者对之极其痛恶,各国政府视之为社会道德的大敌,声讨之,鞭挞之,封锁之,可见其风头之劲,比法轮功有过之而无不及,却从来没见有造黄卖黄之流为自己辩护,或者他们也不好意思浮出水面吧。若有,则定是篇奇文了,烦请告诸大嘴以共赏。然而这黄色的恶之花,在网络上开放得一天比一天艳了。
社会发展之快,习气改变之大,已使祖国的每个小花骨朵儿都轻易见得到伟哥、艾滋病这类现代词汇了。前些年伟哥上市,沸沸扬扬的新闻报道,真正给好多成年男女补了一课性保健。上海有家“性博物馆”,据说有些个文物是从前女子出嫁前压箱底的春宫画。临阵磨枪,正如此谓。明清的禁书,近几年成套精装出版,里头的黄色描写,怕还不如《上海宝贝》多呢。小时候大嘴偷读《金瓶梅》,印象最深的是其中骂人的词汇丰富多彩,极尽变化,恶毒得我都读不下去了,别的还真不好找。后来知道那原来是个节本,找来正本一瞧,同样蛮干净的呀,换了现代人这么写,谁看?革命年代的小说最纯朴,男女主角间最多拉拉手,抱一抱,从不用出恭入敬。这几年可了不得,第一页认识,第二页上床,细节真实,言语挑逗。其实这还是民国的套路。大嘴偶然买了本《情书两束》,民国二十几年的作品,文字大胆的让人咋舌。
存在就是合理。网上黄色风行,乃是社会风气的大势所趋。现在的“黄”书若干年后说不定就可堂而皇之出版了呢。政府要管,家长要骂,可减弱不了黄色的亮度。
因为人心里头,都有一个阴暗的角落。或者叫本能的冲动吧,又或是对真爱的渴求。本来让道德、舆论驯服得没半点非分之想了,偏活在这自由的时代,又迎来了网络这自由的精灵。中文网络起初是一批文弱书生当家,还都受了中西方高等的教育,却个个幻想着是昂藏丰伟的猛男,以种种方式表现神勇,交往的女子也一个赛一个妩媚。猛汉娇娃,不会仅仅是男士心目中的绝配吧?况而今猛汉少见,娇娃难寻,目之所见,还都是平常人。谁又能收拾下意马心猿,平平淡淡就此一生?村夫村妇以讲黄段子为乐,淑女名媛白日做梦,文弱书生们则著文自娱娱人。唯有那些个成佛成圣的,才能完全摆脱。
女人家整日价想的是浪漫,男人则是杀伐成性,一心只想征服。性角色、形想象的不同,决定了网上黄色文学的创作群与阅读群主要是男人,18岁以上和18岁以下的。可悲啊,男人!现实与梦想的差距,只能以文字幻想的方式来弥补!可怜啊,男人!不知者谓你好色,知你者谓你有所求!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